您的位置: 首页>>县情>>历史文化

改革开放四十年 家乡的变化说不完

来源:解放街小学退休教师 作者:孙玉文 发布时间:2020-05-11 15∶11
字体:【 打印

我是高台县黑泉镇定平村人,出生于五十年代中后期。当时,新中国成立不久,国家百废待兴,各项建设事业逐步走上正轨,但鉴于当时国际国内的形势,我们党在前进的道路上走了一段弯路,其后出现的反右扩大化,大炼钢铁,人民公社化运动,以及1966年发动的长达十年的“文化大革命”,使国家的发展偏离了正确的轨道,致使国民经济发展缓慢,物资紧缺,人民群众在建国20多年后还没有彻底改变贫穷落后的面貌。1976年10月,粉碎了“四人帮”反党集团,国家走上了拨乱反正之路,1978年12月,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,我国进入改革开放新时期。到今年2018年,我60岁。前20年,我在家乡读了小学、初中、高中,度过了人生中最快乐、最美好的时光,当然也是物质生活、精神生活极度匮乏的阶段;后40年,在家乡所在的中学教书,亲身经历了改革开放四十年这一历史巨变,见证了我的家乡日新月异的变化。下面,我仅就从家乡人们的衣、食、住、行等生活方面说说改革开放四十年前后的变化。

(一)衣

古人把“衣”放在人类生存的第一位,足见穿衣对人来说是最重要的。从我记事起,记得一年四季穿的都是用手工缝制的很粗糙的织布衣服。因为那时实行计划经济,各项物资都凭票供应,比如买布要用布票,买粮要有粮票,还有肉票、油票、糖票等等。因为发的布票不够用,只好穿自家织的织布衣服。织布的制作很麻烦。先把去籽的棉花搓成条,再在手摇纺线车上纺成线,然后再在手工织布机上织成一匹一匹的布,再经过染色、裁剪、缝纫,才能成为衣服穿在身上。由于手工纺的线粗细不均,所以织出的布薄厚不一。那时,小孩子是没资格穿新衣服的,穿的是哥哥、姐姐们穿过,小的穿不上的旧衣服,或是经过七拼八凑缝起来的旧衣服。如果年底收入好些,等到过年添一件新细布衣服,那就是非常高兴的事了。那时候衣服的颜色基本上就是黑、蓝、黄、灰几种,其他颜色好像也有,但很少。至于样式,我记得只有中山装、对襟褂子和棉袄。我们一年四季就是对襟褂子,大腰裤子。没有背心、线衣、外套等衣服搭配,只是光身子穿上褂子和裤子就行了。就是冬天也只能穿棉袄、棉裤。冷了在棉袄腰部随便找根绳子扎上。也没有棉袜子,穿的是母亲做的老棉鞋,因此常常把脚冻肿,开裂子淌血,疼得走路都一瘸一拐的。到了春天,肿消了,但脚痒得没办法,只好用热水泡一泡。

改革开放后,日子在慢慢发生变化。衣服的种类、颜色、样式多了。有了线衣、线裤,绒衣、绒裤,毛衣、毛裤,中山装、西装等等。颜色也鲜艳起来,五颜六色都有了。样式那就更不必说了,光是裤子,就有什么喇叭裤、牛仔裤、健美裤、甩裤、筒裤、裙裤等等;什么西服、休闲服、保暖服、羽绒服、羊绒服等等。叫不上名字的服装都应有尽有,从大人到小孩,从男装到女装,只怕你钱少,不怕市上没有。现在,人们早已不自己纺线织布缝衣服了,曾经家家离不开的缝纫机也基本不用了,想买什么衣服到商场去选,不想到商场就在淘宝网上购,坐在家里,手指轻轻一点,不几天,快递小哥就把衣服送上门了。现在,谁家的衣柜里不是“衣满为患”?刚买的新衣服还没穿几次,新的面料、样式的衣服又上市了。这些是每一个经历了改革开放的中国人都知道的,就不再细说了。从衣服的极度稀少到今天的过度拥有,改革开放40年的变化不言而喻。

(二)食

人活着,离不开食物,就是要吃饭。吃饭最基本的必须满足四个条件:粮食、蔬菜、水、燃料。记得小时候我们经常早上吃的是小米、黄米米汤、玉米面糊糊、黑面疙瘩汤;中午吃个黑面面条、黄米面条,很少吃干的;干粮就是黑面馍馍、玉米面馍馍。我也不知道哪里来的那么多黑面。后来才知道,那时实行的是人民公社,以大队、生产队为基本核算单位,大家在一起吃“大锅饭”,人们的生产积极性不高,粮食产量低,分的口粮少,粮食不够吃,只好在磨面时多磨几遍,把麦子皮也磨成粉,掺在白面里,这样就能多吃几天,所以面也就黑了。现在想想,那时候过日子真不容易,不精打细算,全家人就得饿肚子。至于肉,那就不敢想了。有时,生产队死上个老牛、老马的,家家还能分一点肉,解解馋。要么就是哪家人家过红白事的时候,也能尝上个肉味。再就是等到过年了,因为要来亲戚,家家都要买一点肉,才能一饱口福。

蔬菜基本上就是冬天白菜、洋芋、萝卜等“老三篇”。有自家种的,有买的。天冷了,挖个窖,埋起来,一个冬天慢慢吃。记得每到冬天,母亲都要腌一大缸咸菜,早上和下午吃饭时就着吃。至于绿菜,冬天是没有的,只能是秋天晾一点干菜,吃饭时使个颜色就行了。夏天好像也有韭菜、芹菜、菠菜、萝卜等几样,也不多。

吃水就麻烦了,那时候吃水要到村里的井里去挑,小时候一个人挑不动,是和姐姐去抬的。一根扁担,两个桶子,从井里把水打上来,两人抬上回家。那时水位高,水井是人挖的,从地面向下挖一个直径一米五左右的深坑,最多四、五米深,水就渗上来了,然后用石头或砖头从下到上圈起来,再装上井台,有的加个井盖,但大部分井都是没盖的。所以,过去的水井有两个不好,一是不卫生;刮风下雨什么脏东西都到井里了,有时,井里癞蛤蟆、树叶子、废纸片都有。打回来的水很浑浊,只好澄一澄再吃。二是不安全。有的小孩子不懂事,在井边玩,一不小心就掉进去了,水虽然不深,但如果抢救不及时,也会出事故。

那时做饭最头痛的就是燃料匮乏,没有煤炉子,没有液化气,做饭用的是用土坯垒起的泥炉子,既不节能,密封又不好,跑烟漏气。由于烧的是麦草、玉米杆、树枝子,也有晒干的牛、马粪,不耐烧,紧添慢填,烟多火少,哗一下就着完了。尤其是夏天,一到做饭真把人熏得鼻涕眼泪直淌,伙房里烟雾弥漫,烟从门里、窗子里冒出,像着了火一样。所以家家的伙房从房顶到墙面都是黑油油的,墙角,房梁上挂满了吊吊灰。冬天生产队也分一点煤面子,掺上点土,制成块煤,晒干,盘上个土炉子,虽然也有烟,但做饭就不用烧锅了。

改革开放后,推行了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、大包干,粮食渐渐多了。不但自己够吃,还有余粮可以卖钱。种上地,农闲时间还可以打工挣钱,有的人家,妇女在家种地,男子外出打工,一年下来,加上家庭养殖,收入个几万块钱没问题。经济宽裕了,就可以一步步改善生活了。以前很少吃上的大米也能吃上了,白面馍馍也能管饱了,渐渐的,再也不为吃不饱发愁了。虽然早、中、晚还是原来的习惯,但饭菜的种类多了,质量好了。中午吃干的,炒上一两个菜,是很随便的事;煮个鸡蛋,喝个牛奶,也很平常;像现在,鸡肉、猪肉、牛肉、羊肉,都是饭桌上的家常菜。不想做饭了,到商店买些方便食品,或到小饭馆去吃,都行。

至于蔬菜,我的家乡是最早建起温室大棚的,种的蔬菜有韭菜、油菜、菠菜、芹菜、茄子、辣子、西红柿、西葫芦等等。我在家乡教学的时候,基本上不买菜,因为我的左邻右舍都是种大棚的,今天这家给些这个,明天哪家送点那个,有时都吃不完。现在,各种各样的蔬菜一年四季都有,只怕你吃不过来。 

吃水就方便多了。原来的老井已废弃不用,家家在院子里打了手压井,吃水不出家门,吃多少,随时能压上来,再也不存水了,也卫生安全了。随着国家“农村人饮用水工程”的实施,家家户户通上了自来水,开关一开,清洁、甘甜的自来水哗哗流出,接个管子,就直接流到锅里了。这在四十年前,在农村是打死也不敢想的事情。

自从责任制以后,家家有地,沟边有树,再也不愁没烧的了。粮食作物的秸秆,树上修剪下的枝条,玉米脱完剩下的玉米芯,还有人开了煤厂,想烧什么就烧什么,怎么方便怎么烧。家家盘起了节能灶,冬天架上了烤箱炉,烟筒一接,再也不受烟熏火燎的罪了。现在,液化气灶、电磁炉、电饭锅、电压力锅已经很普及了,做饭简直太方便了。 

从吃不饱到食物的丰富多样,老百姓谁不说改革开放好?谁不说共产党好?

(三)住

古人早就说过“安居乐业”。可见住房对人类从事生产经营活动的重要性。人类对住房的理想追求不外这几个:居住环境好,宽敞明亮,功能齐全。但在农村,要满足这些条件真的很难,我只能用三个字“脏、乱、破”来形容我的家乡原来的境况。

高台至天城的县级公路由东向西经过定平村,我家所在的村子在公路南侧,村里的路是南北走向,路两边是拥挤、杂乱的住房。土堆、灰堆、垃圾堆、柴草堆随处可见。家养的猪、鸡、狗在村里乱转,几只猪在灰堆上拱来拱去,一群鸡在粪堆上又刨又啄,几条狗在野地里撕咬撒欢。路上是厚厚的一层浮土,每到春夏,一刮风到处尘土飞扬,一下雨路上泥汤横流。树叶上、房子上、窗户上落满了厚厚的尘土,人也变得灰头土脸,只看见两只眼睛在动,看不清你穿的什么衣服。

那时人们的房屋按生产队自然分布,由于没有统一规划,没有统一的修建标准,各家各户的住房摆布、质量要求不一致,随意性很大。基本上是哪里有空闲地方,就在哪儿建,没有前庭后院中上 房的布局。所以看起来杂乱无章,住房前面搭个草棚子,砌个猪圈,圈个厕所,很随意,也没人去管。所以村子的道路曲里拐弯,宽窄不一,很不好走。房子的结构很简单。基本上是土木结构。房子的墙基不怎么处理,一般是挖50公分深的沟,在沟里填入沙子掺白灰,可以隔住水分,然后在上面砌土坯墙。好一点的人家讲究四梁八柱、前插后榭,一般人家大多是立起柱子,架上房梁,檁子,四面砌上土坯墙,等墙干了,安上椽子,铺上笈笈草编织的房笆,在房笆上压上掺上麦草的泥巴,房子就建成了。这样的房子有三点不足,一是不抗震;二是不抗盐碱腐蚀。这儿属于风沙盐碱地区,加上地下水位高,往往墙的上多半部分都完好无损,而墙基已风化腐蚀的很厉害了,如果不是梁、柱的整体固定作用,墙早就倒掉了。所以这样的房子使用年限都比较短;三是门窗密封保暖性能差。春夏一刮风,屋里也是尘土飞扬,墙上、炕上、桌子上落满灰尘。特别是到了冬天,寒风从门缝、窗缝和墙缝钻进来,冻得人直打哆嗦。记得我们家只有三间正房,一间草房。正房两间住人,一间盛放粮食。一家五口人一年四季就吃住在这里。草房是厨房,用来烧水做饭。所以那时是不敢做什么环境优美、宽敞明亮的住房美梦的。

由于整个村子建造得七零八落,加上风吹日晒雨淋,年久失修,墙皮脱落、缺砖少瓦,门窗翘皮开缝,显得破旧不堪,整个村子也是灰蒙蒙一片,令人伤感。 

改革开放后,人们的日子慢慢好起来了,对住房的要求不再是凑合着过。政府也把改善农村住房脏乱破的工作抓在手上了。村委会根据上级党委的要求,对全村宅基地进行了重新规划,划拨出一批空闲地段,修建新的居民点。从1984年开始,定平村经过十年时间,全村 95%的人家都修建了新房。新房大都对地基进行了处理,地面以下浇灌混凝土,地面以上砌三到五匹砖,确保基础不潮湿、耐盐碱。至于主墙,有土坯砌的,有一砖到顶的,墙里墙外一律白灰粉刷,门窗使用新式材料,密封、保暖效果好;上房、卧室通通吊顶,地面铺上红砖或瓷砖,屋子既宽敞又明亮。大一些的孩子都有了自己的房间,再也不跟父母挤在一个炕上睡了。新居民点家家有前院、后院,后门外有建厕所和堆土粪柴草的专用地方,路上的三堆不见了,从东到西,从南到北,笔直、宽阔的道路四通八达,一排排新居整齐划一,门前有水沟,沟边栽上果树,一到春夏,绿树成荫,鸟语花香。人们农闲时在树下乘凉休息,享受着党的好政策带来的幸福生活。现在,国家对农村道路实施“村村通”工程,家乡的街道统一进行了硬化,铺上了水泥路,再也不怕刮风下雨了。一部分村民还重新修建了小康房。近几年,村上又建起了小康住宅楼,通上了暖气,一部分经济条件好的人住进了楼房。家乡的人民通过勤劳致富,真正过上了幸福美满的好日子。

(四)行

行,指人们日常的外部活动。狭义的行只是人的行走,广义的行就是今天的交通,包括人、货物、信息等往来沟通。记得过去人们办事,近处靠“11号汽车”,也就是两条腿走;稍远点骑自行车,再远点只有坐班车了。那时的运输很原始,生产队拉运东西主要由牛、马拉的大轱辘车和胶轮架子车,机动车很少,一个生产队有一台手扶拖拉机就不错了。一个村上也只有一、二辆大马力拖拉机。记得那时有人家办喜事,如果能用拖拉机娶亲就太排场了。那时电话一个村只有一个台,普通人家是用不上的。如果办个红白事请人,就得骑辆自行车一家家去通知,远处的亲戚得发电报,平时与远方的亲戚朋友交流只能靠写信,十天半月才能有个消息。

改革开放后,随着乡亲们生活的逐步富裕初期,大多数人家都购置了畜力小胎车,渐渐地一部分人家买上了手扶拖拉机、小四轮拖拉机,干农活不但省力,效率更是惊人,以前一个冬天干的活,现在一周时间就干完了。走外面办事,开上车,方便多了。如今,人们沟通、出行的方式简直无法言说。从打电话、发短信、发微信,到语音通话、视频聊天,实现了面对面通话;出行短途坐班车、打出租,方便快捷;长途则实现了立体出行,可多项选择:可以上国道或高速公路坐长途班车,可以坐普快火车、高速列车、飞机,真是达到了一日千里,往返自由。如今,世界变小了,距离没有了,从国内到国外,从天上到地下,无所不能,千里万里,近在咫尺。近几年,党的富民政策鼓起了乡亲们的钱袋子,家家又购买了电动三轮车,平时上地干活、拉运东西非常方便。有的人家还买了小轿车,农闲时全家人短途出游,其乐融融。小康路上的幸福生活真是无法言说。

从穿衣由穿暖到穿好到穿出个性、有品位,追求轻、薄、美丽、保暖、防晒,人们的审美意识由物质层面上升到了精神追求。 

从吃饱到吃好到吃出营养,吃的安全健康,社会的进步使人们的饮食观念有了质的飞跃。 

从住房能遮风挡雨到宽敞明亮,从平房到楼房,水电暖,厨房餐厅卫生间,功能齐全,人们生活的质量在步步提高。 

从步行到老牛车到自行车,从拖拉机到公交车到出租车,从家庭小轿车到高速高铁航班,现代化的交通网为人们的出行提供了高效、便捷的服务。 

从写信到打电话,从微信到视频通话,网络世界让人们的信息沟通得到了最大的满足。 

现如今,我的家乡早已甩掉了“脏、乱、破”的帽子,以全新的面貌展示着富裕、美丽。我每次回家,都会有一种新的感受。家乡人们的精神面貌变了,人们爱美了,家乡变美了。一排排楼房沿街耸立,一条条水泥路笔直平坦,路两边,太阳能路灯一字排开,文化健身广场上,舞台、健身器材配套齐全,农家书屋全天开放。白天,老人们带着小孙子在广场上玩耍;晚上,妇女们和着优美的广场舞音乐跳着健身舞,喜欢读书的年轻人和小学生则在书屋里享受着精神大餐。人们架上了宽带,用上了智能手机,坐在家中,就能尽览天下事;通过互联网,就能把自己的农产品推销出去。在国家“乡村振兴战略”的推动下,一系列强农、富农、惠农的政策得到实施,一个农业强、农村美、农民富的美好前景正在向我们招手,乡亲们对美好生活的满足感、获得感、幸福感逐步提升,我的家乡人民乘上了改革开放的高速列车,正在进入美好生活新时代。相信我的家乡在党的富民政策的指引下,一定会越来越美丽,我的父老乡亲一定能过上更加美好的幸福生活。

(作者系解放街小学退休教师)


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