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首页>>县情>>历史文化

高台县第一位女司机的闪光人生

来源:县史志办主任 作者:段进泓 发布时间:2020-09-21 10∶44
字体:【 打印

毕春杰口述,段进泓整理 

节物风光不相待,桑田碧海须臾改——唐·卢照邻《长安古意》 

截止2018年8月,国内驾驶人员总数已达4.03亿人,而女司机已突破1亿人。如今,考取驾照做一名司机,是一件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事情。然而,在 40年前,在改革开放刚刚起步的时候,在一个地处西北的小县城里,一个女司机,却意味着难以言喻的辛劳、坚定无比的决心与无上的荣光。这就是我,高台县第一位女司机的故事。 

我的祖籍在辽宁省葫芦岛市。我出生的那一年,我的父母亲在哈尔滨工作,母亲是幼儿教师,父亲是技术员,和苏联专家一起工作。为了支援大西北建设,祖国的一声召唤,父亲便随着青年突击队来到甘肃白银。随后,母亲和我也迁到白银落了户。 

1974年1月,我从白银市十一冶中学高中毕业后,积极响应毛主席“知识青年到农村去,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”的号召,于当年6月和30名同学告别白银,告别亲人,坐着绿皮火车和敞篷卡车,来到高台县黑泉公社永丰大队(今黑泉镇永丰村)插队,当了一名知青。 

相从勉讲学,事业在积累—— 宋·陆游《送子龙赴吉州掾》 

人生的任何经历,都是一种积累。作为一名刚刚走出校门的我,和同伴们一起参加生产队的春播、夏锄、秋收、冬藏,虽然每天累的头晕腰痛、背酸腿麻,但我们滴下的每一滴汗水,都凝成了丰收的果实。正是这样的艰辛,磨砺了我的意志,培养了我的品格,让我感受到努力后方有收获的成就感,平添了我对未来的憧憬与勇气,让我在艰难困苦中坚持、在理想和希望中坚守。我学会了独立生活,在劳动中锻炼了自己,养成了不服输的坚毅性格,知青生涯的经历,为我以后人生事业的发展打下了坚实的基础。 

1976年1月,知青招工,我和另外一名知青在大队社员推荐大会上全票通过,成为我们这批知青中第一批招工的知青。当时我激动地流下了眼泪,一年半的知青经历,让我明白了无论干什么工作,只要认真勤恳,终究会有回报。 

1976年2月,我被分配到运输站工作。先是干保管员,看到库房凌乱,我就从整理库房入手,对各类汽车配件归类摆放。一开始不熟悉配件名称,就请教老师傅、查阅汽车配件的书,时间不长我就掌握了所有汽车配件的名称,每个放置配件的格子上都贴上了标签,画了存放示意图,这样就能及时、准确的取放零配件了。接下来,我被调整到修理班,开始学习修理汽车。在师傅的指导下,时间不长,我就基本了解了汽车发动机的结构组成、汽车电路原理、零件故障及其原因等基本维修知识,掌握了诊断汽车故障和修理的技能。随着我对汽车越来越了解,因为工作需要,我又被调整到客车上售票,离汽车越来越近,而我对汽车的热爱也越来越深入。在当售票员的过程中,我并没有满足于仅仅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,而是在客车师傅的言传身教下学习开车。 

机遇,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。1977年春天,张掖地区汽运公司开始培养女司机,听到消息,我赶紧找领导报了名。开职工大会的时候,好多人不同意,说女人咋能当司机?体力、安全能保证吗?我据理力争:“为什么男同志能开汽车,女同志就不能开?兰州都有女司机开公交车呢!”最后,参加会议的工交局领导力排众议:“‘妇女能顶半边天’,我们高台为什么不能有女司机?我们要打破重男轻女的封建思想,让女同志在汽车运输行业里有自己的舞台”。 

就这样,根据运输站的安排,我开始正式跟着魏学孟师傅学习开汽车。魏师傅是当时全县有名气的司机,曾多次获得甘肃省“劳动模范”、交通部“安全生产124万公里标兵”、张掖地区“安全生产能手”、高台县“安全先进”等荣誉称号。能跟着这样的师傅学车,我打心眼里高兴。当然,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莱特。1977年,改革开放尚未拉开帷幕,当时的高台县城,人们的思想还很守旧,我学汽车的消息传出后,在县城引起过不小的轰动,人们议论纷纷,有人羡慕,说一个姑娘家开汽车威风凛凛;但更多的是不解甚至质疑。对于我而言,由于自己干过保管、汽修,对汽车已经有了特别的兴趣,只要能和自己喜欢的汽车在一起,我觉得就是一种幸福!千磨万击还坚劲,任尔东西南北风,我没有犹豫,坚定自己的信念,一定要成为高台县第一位女司机。

然而,当时的高台,别说女司机,就是有驾照的人,都是凤毛麟角。更不用提那个时候的车辆,没有助力,几乎没有任何电子设备,纯机械结构,操作起来非常困难。而学习的方式,也不像现在有驾校,规范化地学习几个月就能拿到驾驶证。对于一个女同志而言,我需要克服非常多的困难。但我的决心与信念让我一定要全力以赴。在每次出车学习的时候,我坐在副驾驶座上,魏师傅一边操作一边讲,我在心里默默地记着,回家后拿出笔记本一一记上,反复默记。在上车实际操作的时候,魏师傅坐在副驾驶座讲解,我坐在驾驶座上操作。过程是艰辛的,而我也在其中不断成长,驾驶技术不断提高。一年后,为了更好地适应当时交规的需求,我开始转换车型,跟随孟崇录师傅学习解放牌大卡车的驾驶。孟师傅是一名转业军人,他以自己一惯的严谨作风和对技术的精益求精,精心施教,让我受益匪浅。就这样,不出两年,我取得了驾驶证,比规定的学徒三年提前了一年,成为高台县第一位女汽车司机。 

1979年秋天,我开始独立驾驶汽车上路。先后到过盐池芒硝矿,错口、四满口煤矿。当时的汽车,没有暖气,四面漏风,特别是冬天,两只手冻得通红,只能一天到晚都戴着手套。每次上路或装卸货物期间,大家都来围观。“快看,这个司机是个女的!”这是我当时开车时听到的最多的一句话,感到特别自豪。而这一切,也成为我努力工作,不断奋进的源动力之一。 

作为一个女司机,我需要比男司机付出的更多的时间与精力。为了确保出勤率、保运营,每次出车前,我都是提前到单位检查车况,打扫车内外卫生。作为一名司机,不仅驾驶技术要好,还要具备维修、保养等知识,及时了解是否漏水、漏油,避免车辆在半路抛锚。 

20世纪80年代初,县乡公路还是砂石路,坑坑洼洼,路况复杂,天气、环境对行车安全有着极大地影响。一次车队到四满口煤矿拉煤,下来时大雪封山,路过一个转弯处轱辘打滑。没有防滑链,我们10个人只得脱下皮大衣铺在雪路上,一辆一辆的往下开。等5辆车开下来,我们都冻的瑟瑟发抖。一次到嘉峪关送猪,路过摆浪河,巧遇发洪水,汽车困在水里。当时洪水卷着树枝、石头咆哮着横冲直撞,副驾驶李保山师傅冒险下车趟水上岸报信,我带着孟师傅的女儿只好坐在车里等待救助。等孟师傅带着人赶过来时,水已进入驾驶室,和坐垫齐高。这一命悬一线的经历让我认识到大自然的力量,却并未让我退却,而是激励自己不断提高业务水平,勇于挑战,为高台人民服务。 

后来我又开过到新坝、红崖子的班车。我尽量做到起步稳、中途稳、到站稳,让乘客上下车方便、坐着舒服。有的乘客说,坐我的车不会晕车,因为车开得稳,从不担心急刹车。看到路边有人招手坐车,我总是尽可能将车停在离人最近的地方。看到有牛车、驴车,我从不按喇叭,怕惊吓了牲口,而是放慢车速过去。

北来南去几时休,人在光阴似箭流——唐·罗邺《叹别》 

我的驾驶生涯历经了10年,到了1989年10月,根据运输公司的工作需要,我从驾驶员的岗位上退了下来,先后担任过公司的出纳、会计,于2007年6月退休。 

回想起这一辈子的工作,一年半的知青岁月,让我认知了社会,认知了那里善良淳朴的农民,让我在艰苦环境下得到了历练和茁壮成长,给我们以后的工作、生活带来了极大的帮助。在运输行业工作的30年,特别是在驾驶椅上坐过的10年,让我学到很多东西,感慨颇多。一是人没有天生就会做的事,只要肯努力,一切便皆有可能;二是做司机这行一定得有超强的责任心和耐心。我开车数年,未发生一起交通事故,安全行驶的公里数早已无法统计,如果没有这样的特质是无法想象的。因为在我的手中,不仅仅是自己的工作与安危,更是无数国家的财产与乘客的家庭幸福。三是要干一行爱一行,干一行精一行,只有对工作充满热爱与尊重,才能真正做好工作。我开车那时候,第二天早晨有出车任务的情况下,头一天晚上我从不熬夜,开一天车就得尽一天职,绝不能拿安全开玩笑。 

古来青史谁不见,今见功名胜古人——唐·岑参《轮台歌奉送封大夫出师西征》 

万事万物,总是在不断地发展变化中。现在的高台县城,宽阔的街道,熙熙攘攘的人群,不时可以看到一个个女司机驾驶着各种品牌的汽车飞驰而过。而这一场景,放在40年前,放在我刚开始学习驾驶、成为高台县第一位女司机的时代,是不可想象的。当我们享受着时代的发展、技术的进步带给我们幸福的时候,请不要忘记正是老一辈的艰辛努力、无私奉献,才成就了我们这样一个美好的时代。 

今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,祖国的繁荣富强和我们的美好生活来之不易,作为一名知青、高台县第一名女司机,这段岁月已成了我人生中一道亮丽的风景线和一段永不褪色的记忆,值得我骄傲和自豪,并永远激励着我的后代! (作者系县史志办主任)


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